查看: 77|回复: 0

[财经] 别了,李嘉诚!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10-25 09:23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据香港媒体报道,李嘉诚在香港的标志性建筑,也是李嘉诚一生荣耀的象征,中环中心作价402亿港币,近日终于脱手了!
; `1 g* [( ]( |2 q5 U  U/ P7 }3 G* \4 w9 W5 I! h1 L- q$ Z
  这创下了香港楼市成交的天价,402亿港元的纪录未来也不容易打破,这标志着李嘉诚的战略中心完全从内地和香港撤离。- g' R: k: E* o) b& S  w

% z; e- v' }3 t  现在李嘉诚非常敏锐,他也非常担心现在宽松货币带来的泡沫,在随着美联储缩表和不断的加息后,可能会出现泡沫破灭,因此选择卖出是一种本能的反应。除了上面一个原因外,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,则显示李嘉诚在晚年更看重对于欧洲的布局。
  m/ O$ ?5 i" ~5 a
9 ^- u; R* C) M2 A7 e4 P& ~2 T+ Q  G
  李嘉诚卖出自己的地标性建筑,挥一挥手,终于走了,浪花淘尽英雄,夕阳西下,江山代有人才出,各领风骚数十年!+ S" S1 R; J8 [1 [

# K1 z' l" i6 a( o  李嘉诚公开回复国人: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,我更像你的邻居老头而已 。. H7 \' h. i3 r& r8 i& T+ z- P3 Y2 \
  李嘉诚:我是一个商人,希望大家不要给我戴上什么帽子,无论高的,还是矮的,我都不想有。因为我不是道德家、教育家、更不是什么阴谋家、政治家,我仅仅就是一个商人而已。了解这一点,你就很容易读懂我的自我辩护。很多时候,我的选择,是因为我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,不是因为我想进行这样的艰难选择。
% F- |5 e9 y, Q% u# e* m

" Y1 t4 V$ n4 @  1928年我出生在中国广东潮州,出生时没有什么特殊的异象,预示我以后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家,或者是一名出色的奸商。目前各种关于我的各种传记,绝大多数是基于文学演绎的穿凿附会,你们都不要信。如果我可以选择我的出生,我宁愿出生在富庶和平的国家。7 T) B# M' g/ V8 j  |2 n7 B

) S) S0 w( o7 L2 W. r9 ?  和多数普通潮汕人一样,父亲安排我祭拜孔子儒学,进入观海寺小学念书,读的是一些传统爱国爱家的思想书籍。我成绩既不优秀,也不很差,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,放在街头,站在村口,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异样。
  U7 Y, g$ g% f% n, f% F4 w$ b6 |# H; ~; k* z0 E9 n) \& B3 H7 e
  如果没有战争,或者我就留在潮州,不会来香港,那么我可能度过平庸的一生,也或者过早死于战火,或者过早死于饥荒和疾病。当然,也可能侥幸度过这些劫难,现在潮州的某一个街道或村庄,悠闲地踱着步伐,没有被批判,也没有鲜花和掌声。当然,很可能比现在贫穷很多,但不一定就不如现在幸福。
, N+ ?1 l9 z+ L( r+ K8 C' j* d, u  p  E3 z" l$ v5 B& _1 }
  因为战争,我逃到了香港,我的故事因此开启,人生被彻底改变。请注意这个关键点,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,不是我主动选择的,我也被时代的大潮裹挟到了香港,不是荣耀的移民,而是逃离的难民。
( O9 J  B/ l; }' o" D5 s6 `* c: m/ o0 C
  我到世界其他地方可能是为了经商和学习,但是我回到潮州故里访亲,纯粹是寻找一份家的感觉。有一些东西不是我想要的,也不是我主动能选择的,这一点很重要。这就是我的命运,我的人生。% R% Y9 T% X2 n7 a
5 M' }5 u- l1 D) u! O3 q; C) U. g
  但是我在最艰难的被动选择里,选择了相对较好的结果,这是我的成功之处。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我宁愿不要这些艰难的选择。我希望我的孩子们、我的同事们、甚至每一个中国人,都能有主动选择的余地,从容安排他们的人生,不像我李嘉诚。
% N7 [+ s; `6 z" h) a
0 i* d# |, t8 c! i: X2 j  我从普通的学徒、店员、街头推销员一步一步做起来的,直到塑料花厂的总经理。在其中我积累了不少经验,那段时间虽然过得非常辛苦,但是非常充实而快乐。我早早失学,没有读过太多的书,但是社会就是最好的学堂,我一直在学习,没有停止过,直到现在。% o; I8 o* P5 \+ }, R

2 b1 W' i# I. I. X+ ~6 B9 v$ q  我充分理解失学的痛苦,所以后来援建了汕头大学。如果我能选择,我愿意坐在汕头大学的课堂,而不是香港的写字楼里。我也不是白手起家,我创业的时候得到妻子家族的帮助,这一点我从不讳言。不要把我打扮成白手起家的商业之神,我感谢在我创业之初支持和帮助我的所有人。& g) N0 T+ g% K% K( v, r
6 Q# X7 u8 n% g) [9 I
 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香港的来料加工业兴起,欧美的生产转移到香港,这是我的机会。现在回头看来,我成为所谓的“塑胶花大王”,并不是因为我多厉害,只是顺应了时势而已。即使没有我,也有其他人能够享有此名。事实上,我只是“塑胶花大王之一”,擅自称王,是对其他成功同行的不敬。, I) Z6 w" m0 B; }9 Q
! o- v+ ?, G* i. a$ D
  真正困难的第一次抉择,来自1967年香港的风波,导致香港的房地产一落千丈,那时候我的损失也很大。我认为香港终将度过这些风波,于是买进了不少土地。很多人认为我有眼光、低价收购土地储备。其实没有人关心我暗地里的担忧,私底下的恐慌。
+ i* _4 K* Z7 J$ T2 z
2 B+ C3 e: o3 i, t5 o; t, j% p  在这个过程中,风险和利益都是巨大的,也是均沾的,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道德准则和商业原则的错误,它就是一桩生意而已,可能赚,也可能亏,而且是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的高风险生意。任何过度的解读都是阴谋论,都是事后诸葛亮。
: F% J7 E8 w. [8 S0 Q! I( `% d
7 b, Q: d8 K! q: i# c8 F& G  其后从我们长江实业的上市,到购入老牌英资商行“和记黄埔”的部分股权,都是地地道道的生意。有钱赚是生意人的根本价值,做生意要遵从双方互惠互利的基本原则,当年购买我们股票的股民们也都有丰厚的利润。虽然因为缘分我心怀感恩,但本质上是合法、合理的,相互都不需介怀什么。
. j! @1 I1 O5 N- f! W; c# Y( F  j4 [  k  b) q* c
  说得比较远了,我说一下现在网上各种对我的指责,说我忘恩负义,唯我是利,占了便宜之后转移资产到欧洲,面对经济危机不是承担责任而是全面撤资、影响到中国的面子和信心,并高呼“别让李嘉诚跑了”。甚至说香港目前的经济停滞困难,是我们这些“豪族”畸形的经济手法导致的。
' l, t5 G/ [2 C, [9 \' D; S8 P' O" r0 c6 s/ s. l
  我想写这类文章和赞成这些观点的,也是抱持善意,他们爱国爱民的心我能理解。但是他们不懂起码的商业原则,以及市场经济的运作真相,甚至于,他们不懂真正的人性。
  f8 v. y& J. C4 Q8 o$ t
' Z1 p/ D! v) z3 x) Z4 V  我只是一个商人,在每一个关键节点的选择上,我认为风险与利益同在,和很多人判断不同。于是我在大陆遍地投资,港口、地产、金融、科技等领域都有涉及。
3 d2 \: b$ V/ a3 P  T& W0 M
& Q* s! B: ?4 S, [  中国经济整体依旧是向好的,这个我肯定。13亿的人口和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,机会肯定是无限的。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高速增长,以及信贷过度,已经来到了一个峰值,下一步会怎么样,我也不会贸然下结论,但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。商人的首要目标是让资本更安全,其次才是增值更快。我当年大举投资大陆和现在全球布局,时间点不一样,考虑的自然不一样,但都是基于这样的考虑。除此以外,没有其他原因。就是现在,我在大陆依旧还有不少投资。
$ V; Y; X" Y0 A2 r5 A. v! d' t8 P& [7 E% a# Q' P5 G
  在职业上,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,不要用那些空洞的道德来衡量我。如果不能做一个成功的商人,那我的职业是失败的,人生也是残缺的。不赚钱的商人不是好商人,也没有资本利润去做善事。很多人认为,商业赚了钱之后,应该回报社会。这个我是认同的。但是如何回报社会,这个分歧巨大。) m) Z1 c% a( P+ e3 P- C+ _% d
3 K4 }  \3 V$ r: }
  我们回报社会,首要条件就是赢利、赚钱,这样才能回报人民。企业没有教导人民的责任和义务,宗教和教育才是。我们通过守法经营以身作则,同时用资本捐助学校来达到教育的目的,通过捐助贫民来达到扶助的目的。9 h5 n2 t8 M" |# d

4 Z) m) m. d) ~9 F& c: l6 z' N  如果我们亏钱,那什么都不可能去做。如果我直接去搞教育,一定比专业的大专院校来的差。这就是最好的商业,最好的教育。
5 U% E8 |  l& A$ L
- K' Q9 ]' \5 X$ M2 N  香港需要寻找未来,大陆需要寻找未来,大中华区需要寻找未来,全世界都需要寻找未来,但是我需要寻找的只是利润。地产、金融可以,教育、科技也可以,对我来说,谁是趋势、谁利润更大才是我要考虑的,而不是空洞的政治考量和虚假的道德说教。
7 R' O& V' {) V( q7 O( R
+ c: N5 q% Y0 }2 I( z  我今年87岁了,已经是古稀之年,安全比利润对我来说更重要。我从来就不是大家说的是什么超人,我可能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,但我其实更是一个普通的人,甚至是一个老人。我希望我的人生能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,而不想在晚年再横生枝节。我也希望我的家人和我的商业在我故去之后,正常运转,得到良好的继承。: _4 y+ L7 L1 r( [6 g( A; E
- S  K# a6 |+ s
  我最后反复强调一点,我是一个商人,也是一个慈善人士,但绝不是政治家、教育家等。我参与兴建汕头大学、汕头大学附属医院、潮州的安居工程等,前后达到150亿港元,且绝大多数都花在大中华区。这都是纯粹捐献,没有任何利益可图。这是我最引以为骄傲的所在。4 e1 |% Z* t0 h+ U7 c
7 \  N9 |* p5 Y8 o8 {/ U' z
  能为家乡人做事,能为祖国尽一份力量,是我的荣幸。我只是可能用的钱多一点,但是和其他人的捐献一样,同是一份心意而已,不高什么,也不低什么。汕头大学的毕业典礼,我风雨无阻地前去参加,力所能及地以过来人说说一些人生经验,但绝没有任何姿态,那里纯粹是老师们的课堂。( a( Z* K% v1 ]* c; j+ r
" ~. X. l2 r" H( Z& C
  我希望大家不要把我神化,也不要把我妖魔化,其实我像你们现在的同事,也像你邻居的老头而已。我和他们一样犯过错误,也和他们一样慈祥友爱。我承担了我的错误,也获得了我的荣耀,我的人生由我自己负责,你们每一个人同样也是。不要给我过多的褒扬,也没有必要泼给我很多脏水,虽然我不在意自己的感受,但是我在意你对你自己心灵的灼伤,以及毒化中国人脆弱的舆论环境。
0 J1 @( ]+ _) @' R$ d" G; K/ O3 _( r; L# D* T' t! i, n$ b
  我的生意或许部分不在中国,但是我的心一直在这里,根依旧扎在这里。我是潮汕人,也是香港人,还是中国人,也是加拿大籍,最终我们都是地球村的居民。我爱我的家乡,我爱我的故乡,我爱我的祖国,我也爱我们共同居住的地球,我的爱真挚而深沉,和你一样。8 Y' W2 i0 C  f2 r5 E8 ^/ Z6 l

0 R# i3 Z, D% @; j# k8 [6 f  李嘉诚不会跑,也不愿跑,更跑不了。这是我的真心话,也是我的誓言。
# v9 z- x- w; Y+ d+ G. d
+ s$ l; G; J7 R* d6 ?5 |2 K) D  “哪里有回报,我就去哪里投资。哪里有风险,哪里就有清仓。”用这一句话来概括老超人清仓的动机,应该更为恰当。
+ z8 o+ g. {6 L" K2 C( i9 R& b" B9 k9 w% S9 F
. x, H9 r; E: L2 {' d; p+ ?& Y
  别了,李嘉诚!
, f6 ~1 x  o1 k" p(来源:金融投资 (ID:hjy3456)、黄生看金融、海外自由录)
  @8 y: X- D! t! p5 R" H

手机扫码 浏览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